【职场小说连载】深圳研发风云四十四——为什么实施IPD之后,并没有像华为一样给经营带来帮助(四)

【职场小说连载】深圳研发风云四十四——为什么实施IPD之后,并没有像华为一样给经营带来帮助(四)

日期: 2021-07-06

欧阳建:微码公司营销副总


李斌:微码公司研发副总;

李富才 王超栋:营销骨干,欧阳建的下属。

王晓彤:王程之女,创二代,普林斯顿学成归国,承接其父亲王程的事业。

陈威:微码公司新锐项目经理

地点:微码公司的三楼会议

“他们认为有,但实际上没有,他们告诉我他们的战略是:现在战略机会窗已经张开:国产替代、制造升级是个大机会,公司要抓住个大机会,实现三年三十个亿。他们觉得这是战略。”


“难道这不是战略嘛?!”有人问道。


张笑天回答道:“嗯,确切的讲他们提出了“30,20”的战略,三年实现30个亿,每年的利润达到20%以上……”


“这不是有战略吗?”


张笑天眼睛炯炯,声音也提高了几度:“这不是战略,这是口号。或者用鲁梅尔特的话来说这是典型的坏战略。

图片

鲁梅尔特被称为战略的大师,他说坏战略和没有战略不一样,坏战略比没有战略要糟糕。坏战略指的是明显的错误思维和表述,不幸的是,这种现象越来越常见。坏战略提出了大量的目标,而没有谈到多少实际的政策或行动,认为你只要有目标就足够了。坏战略提出一些相互冲突,有时甚至完全不具有可行性的战略目标。坏战略往往使用浮夸空洞的字眼和句子来掩盖这些缺陷。譬如我们前面讲的“30,20战略”或者我们常见的“成为XX行业的领导者”。鲁梅尔特将坏战略的特征总结为四个方面:即空话、不能直面挑战、错把目标当战略以及糟糕的战略目标。


像“30,20”的战略,就是没有用的空话或口号,说的不客气一点就是废话。


不错,国产替代、制造升级是个大机会,凭什么你能抓住这次机会?具体的战略机会点有哪些?用什么产品来支撑?主航道是什么?细分市场在哪里?关键战略举措是什么?衡量标准是什么?如何执行,如何监控?都是没有的。”


“他们难道没有产品经理吗?难道他们不会提供这些支持吗”欧阳静雯侧着头问道?


“怎么没有,人数还挺多。但是因为缺少模板和方法,难以有效的承担起职责来。基本上是对标竞争对手,做metoo的产品,市场管理与进攻体系和实际两层皮,产品平台、技术平台难以沉淀和积累。


他们也规划了很多产品,四面出击,但基本上是和运气竞争,所以上量的基本上很少。研发人员辛辛苦苦开发的产品卖不出去,非常沮丧,并且在产品开发过程中不断的改需求,不断变更……


现在制造业升级,国产替代,的确是一个大机会时代,原先很多领域都不给国产产品试用机会,现在都打开了,只要你有产品,都愿意给你试用,所以机会点非常非常多,但是越是大机会时代越不要做机会主义者啊。我打一个比方,就相当于原先只有一两个贝壳玩的孩子,某一天被带到了大海边,发现到处是美丽的贝壳,兴奋的哇哇大叫,手舞足蹈,不知从何捡起,随着捡贝壳的人越来越多,浪越来越大,机会也越来越少……”


图片

大家听到这里都感同身受,这和微码所在IVD行业何其相似啊,他们也面临着“消费升级,国产替代的”在大机会,问题的关键是,如何在大机会时代不做机会主义者,如何能够抓住这次机会,纵身一跃,能够屹立在强者之林,现在这个行业资本汹涌,兼并购层出不穷,如何成为行业的整合者,而非被整合者,这是悬在微码干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


“为什么这家公司引入IPD六七年,觉得比之前规范了,但是并没有在经营上帮助到他们,没有带来营收和利润的改善,战略是IPD的龙头,龙头都没有,整个IPD就已经废了。


我们做IPD不是为了规范,不是为了好看,而是为了打胜仗,A公司IPD的形式在,一眼看过去好像是IPD,但是魂魄不在,它哪里是IPD,如之前所讲,这个公司的IPD是一套研发管控流程。说的通俗一点就是披着IPD的外衣,还做着原先的勾当。” 张笑天说。


“这不是挂羊头卖狗肉嘛!”人群中有人说道。大家哄堂大笑。


图片

“是的 ,你说的对。譬如IPD强调前慢后快,饱和攻击:确定进攻目标要慢,要洞察,不动如山。


一旦确定进攻目标,迅速的锁定资源,其疾如风,其徐如林,侵掠如火,用范特里特弹药量进行饱和攻击。


但是A公司刚好相反,是前快后慢。做决策很快,产品、项目都到碗里来,是细分市场还没瞄准,主航道也不清晰,真正锁定资源的时候又不坚决,产品开发不协同,产品上市后销量惨淡,质量问题频发,深陷泥潭,做了很多产品,成功者寥寥,给公司赚钱的还是那几款老产品……


微码干部各个面色难看,心想这不是和我们公司一样嘛!


“张顾问,你别拿战略吓唬人,我给你讲个案例,你怎么看?!”


当张笑天听完这个案例的时候,大吃一惊!


(下周分解)

选择罗兰格,选择专业

关注公众号
查看更多分享内容